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娱乐

极品修真狂少 905章 犬落平阳被猫欺

发布时间:2019-09-26 00:26:06

极品修真狂少 905章 犬落平阳被猫欺

听完周艳的话之后,林天微微的diǎndiǎn头,然后笑道:“夫人,使人肥胖的一共有两种原因,第一种是先天的,这是一种疾病,而第二种就是后天饮食不规律,也会导致人体肥胖……”

“那我属于哪种?”周艳急忙问道。*

林天笑道:“两种原因你都有,一来你小时候就很胖,二来你还不注意自己的饮食,导致自己现在极度的肥胖。”

用极度这个词应该十分的准确,像赵灵光那样的肥胖,是因为中了苗兰的五色蛊虫才变胖的,只要好好的调理,他还是可以瘦下来的。

而周艳这种肥胖就比较的麻烦,先天疾病加上后天的吃货,想要通过锻炼来瘦下来简直是难上加难。

周艳脸上的神色有些僵硬,难怪她这么胖,原来肥胖也是一种疾病,又问道:“我还有救吗?”

“小艳,什么有没有救的?你只是胖了一diǎn而已,又不是得了绝症……”赵正良安慰的説道。

他的这句话却招来了周艳的一个白眼,对于女人来説,拥有魔鬼般的身材和白皙滑腻的皮肤,是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遇到林天这样的神医,若是他都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让她瘦下来?

林天笑笑,説道:“夫人,你放心吧,我们公司已经在研制一种新型的减肥药了,虽然话不可以説绝对,但完全可以让你瘦下来。”

“真的吗?太好了……”周艳顿时激动不已,嗷嗷的大叫起来。几欲疯狂,有了林天这句话,她也就放心了。

赵正良也是呵呵一笑。不知道林天説的是不是安慰他老婆的话,瞥了他老婆周艳一眼,一身三四百斤的肥肉要减掉百分之八十,还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激动之中的周艳,无法控制自己,抱过自己的丈夫,狠狠的在赵正良的。脸上亲了一下,而后又把目标转向林天,巨大的身体向林天扑了过来。想给林天一个熊抱。

林天眉头猛跳,这要是被三四百斤的肥肉压倒,非死即伤啊……

“你们聊,我还有别的事情。”灵机一动。林天转动自己的轮椅。一溜烟的向远处而去。

……

逃离之后,林天来到了人群之中,只不过,在场的贵宾见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出现在婚宴上,除了惊讶之外,他们没有想和林天攀谈的意思。

“服务员,给我一杯酒。”正好一个酒店的服务员拖着盘子走了过来,林天喊了一句。

服务员听到林天的声音。身体微微一怔,但还是转过身。将手中的托盘递到了林天面前,不过他把头低下,不让林天看到他的样子。

林天取下托盘上的一杯红酒,笑道:“谢谢孙少。”

这个服务员不是别人,正是大世家孙家的少爷孙鹤,当然,现在孙家已经不是大世家了,而孙鹤也不是什么大少,有见过大世家的少爷在酒店当服务员的嘛?

孙鹤的脸一阵青红,狠狠的瞪了林天一眼,説道:“林少,事已至此,你想嘲笑就尽情嘲笑吧。”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林天要莫名的説道:“我们以前也算是在一个军区的战友,我嘲笑你不是在打我自己的脸吗?不过,我倒是有些意外,你们孙家虽然失去了大世家的地位,怎么沦落到在酒店里当服务员?”

俗话説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孙家只是失去了大世家的地位而已,不至于穷到让孙鹤出来打工吧?

“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孙鹤冷冷的説道。孙家落得这般田地,都是因为他的两个叔叔,説什么为了孙家未来着想,将孙家所有的生意都揽到他们的身上。

现在呢?家族指望他们振兴的时候,他们却六亲不认,不把占据在手中的财产交出来。

而他的父亲是zheng府中的人,碍于身份,是没有办法和两个弟弟争夺家产的,最后,一时显赫的大世家孙家彻底败落了。

林天见孙鹤对自己充满敌意,也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説道:“如果孙少不嫌弃,你可以来我的林氏医药,我可以给你一份体面的工作。”

“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做好人,我就算是饿死,也不会要你的施舍。”孙鹤脸色涨红的説道。在他看来,林天就是在嘲笑他。

説完,孙鹤就端着托盘向其他客人走去。

林天郁闷的翻了翻眼睛,本想做一回好人的,可惜这孙鹤不领情

极品修真狂少  905章 犬落平阳被猫欺

,算了,就当自己自作多情吧。

“哟,这不是大世家的孙少吗?怎么在酒店里做服务员?”

就在林天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侧目一看,花泽带着一群公子哥把孙鹤给围了起来。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孙鹤不认识花泽,更不知道花泽就是新进大世家花家的少爷,但他还是以一个服务员的角色,很恭敬的问道。

“孙少,你应该不认识我。”花泽满脸笑意的説道:“但你应该知道你们孙家大世家的地位是被谁取代的……没错,就是我们花家。”

孙鹤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没有搭理花泽,既然花泽没有需要,他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花泽上前一步拦住了孙鹤的去路,瞥了他一眼,冷哼道:“小子,本少让你走了吗?”

“你想干什么?”孙鹤冷冷的瞪了花泽一眼。

“哟呵,你还敢瞪我?兄弟们,你们看到没?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居然敢瞪我。”花泽随时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可脸上却露出一丝戏谑的神色。

“看到了。”和花泽一起的公子哥都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

“孙少,真是对不起,我有这么多的人证在此,你今天算是倒霉了。”花泽继续一脸玩味的笑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孙鹤声音冰冷的问道。

“干什么?我觉得你这个服务员做的不到位。”花泽对身边的一个公子哥笑道:“去把酒店的经理喊来,我要开除他。”

阜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阜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阜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阜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阜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