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星座

血海制造者 第一百三十四章 鸿门宴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5:54

血海制造者 第一百三十四章 鸿门宴

?

李炎眯眼狞笑:“好啊!今天晚上我会如约而至!”接着冷不丁一松手。

“哎呀!”周若彤再一次在众人面前摔倒在地上。

晚上七点半,玫瑰大酒店的一个高级包房里,周若彤又发出一声怒嗥,将新换的狠狠砸到地上,狂吼道:“他妈的,那个李炎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子对老娘!这个臭屁的王八蛋是一坨屎,口气简直又臭还拽!南哥!你给我招齐你的所有手下,带上枪,就算是警察来了,你也要给老娘把他剁成肉酱!”

郝南,龙城六环区黑老大,三十来岁,膀大腰圆,身高八尺。他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拍着胸口叫道:“大姐,那个家伙只要今天晚上敢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老大,那个家伙好像很厉害啊!我们是不是要以智取胜好啊!”领教过李炎厉害的叶辰,在一旁小心的说。

郝南猛然转头瞪着他叫道:“这次摆明是来跟我们对茬的,以智取胜?你给我说个计策?”

叶辰仔细思考了足足十分钟,最后说道:“大哥我们应该以不变应万变!不战而屈人之兵!静看隔岸观火……”

“滚你娘的!”郝南一巴掌将叶辰抡倒在地上。

在时刻是晚上八点45,一栋公寓里。李炎对一干人讲:“大家都应该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吧,大家分析一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原乐撸了一把袖子道:“反正,老子早就当自己的命死在战场上了,枪林弹雨都不怕难道我们还怕一些地痞流氓吗??去干他娘的。”

张斌却说道:“可是上级派给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周小姐,现在我们却和一群地痞流氓打打杀杀,这样不好吧!”

二比狗冲李炎高声道:“大哥,你先说说你打算怎么办吧?我们都听你的。”

李炎一听就知道今天不来狠的不行了,索性道:“我准备带着你们把周若彤身边的不良分子全干了

血海制造者  第一百三十四章 鸿门宴

,直到她肯老老实实的听话上学,各位,你们可都是杀人如麻的军人,什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就不扯那淡了,今天晚上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都跟我去闯一闯!兄弟们准备杀人吧!”

一百个职业军人们果然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他们本来以为当保镖是一个无聊的差事,一听杀人一个个就手痒了。

玫瑰大酒店早就挂上暂停营业的告示牌,到了晚上九点,一些手持西瓜刀的人流缓缓从四面八方向酒店门前的停车场上聚集。只要是有几分眼色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小心绕行,就连街头执勤的巡警也别过头,假装没有看到黑社会势力大集会。

几十个身穿黑色西装,一看就是职业保镖的人物成了现场治安人员,他们指挥小喽啰给在场所有人派发汽水。如果有毒瘾突然发作的垃圾,停在场边的汽车会立刻把他们丢到应该去的地方。

一个小时后整个停车场里已经站满了人,粗粗看上一眼,怎么也有两三千号人马。他们中间大半是脸上稚气未消,头发染得乱七八糟,耳朵上戴满了嵌着假水钻的耳环、耳钉的小混混。

在人群中还掺杂了一些拎着公文包刚刚下班的工薪族,衣着暴露把裙子提到法律许可限度的特色职业女性也不在少数。

她们慵懒的点起一枝烟,在优美而诱惑的动作中,一个个烟圈翻滚着飘到空中,在假装不经意的弯腰动作中,慷慨的把自己没有戴文胸的乳房送给所有人免费欣赏,周围立刻响起吞口水声无数。

有些家伙显然把工作带到这里,他们拿着一些不明所以的产品,对周围的人努力推销。还没有做成一单生意,背包里的东西就被黑衣保镖全数抢走,顺便甩给他几个嘴巴。

一些飞车党骑着大功率摩托车在原地打转炫技巧,但是大部分人都拿着瓶汽水慢慢品尝,有些人拿着PSP正在冲击最后一关BOOS,引得周围一大片人伸起脖子观战。

在广场中稍稍烦杂的,就是不时响起铃声。

“我在做正经事,谁说当小混混就是不务正业了?老妈你的思想也太落伍了,要是到了更年期找我爸去,不要对我唧唧喳喳整天烦个不停!”

“兄弟等着瞧吧,这次和郝南哥干上一票大的,我出人头地了不会忘记大家的……”

李炎和原乐,还有二比狗并肩走向玫瑰大酒店,望着这群如开村党委会的小混混,李炎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人多并不一定就是好事。就算周若彤有一些精锐力量,也稀释在这些平时无所事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中间,反而被彼此孤立,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在李炎身后一百名身穿校服的假学生,真军人,他们一个个神色肃然,整齐排成三列紧紧跟在李炎身后。一百双脚在奇异的韵律下同时扬起,又同时踏下,皮靴重重踏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一点点挤压出山雨欲来的凝重气息。一盘散沙的小混混根本无法对抗由李炎、原乐、二比狗三个人为核心散发出的可怕压抑力。他们不由自主为李炎他们们让开一条通路,象夹道欢迎一样呆呆目送这些人一步步走向玫瑰大酒店。

原乐目不斜视,轻声道:“用自己最锋利的猗角切割开水流,集中最大的力量换来对敌人凿穿性重创!大哥,我们的气势就是牛逼!”

张斌也目不斜视,低声叫道:“拷,别装逼了,我们只是暂时吓唬住对方罢了。现在只要现在对方有人登高一呼,我们就会淹死在人海里。到时候只怕能活着逃出去的,只有你我几个人。”

李炎轻笑道:“我们这些战士都是在极度危险的战场中,彼此寻找安全和依靠,在相互扶持中一点点萌生出属于团队的默契。你没有发现战士们的胸膛已经越挺越高,腰肢也越挺越直吗?他们已经彼此感受到团队的力量,他们已经开始为自己而骄傲,这就是我们的兵魂!无法摧毁的兵魂!”

走到玫瑰大酒店门口,李炎跟一个一看就是龙套甲的门卫说:“我们来了!”马仔斜着眼睛瞟了李炎一眼,问:“你谁呀?”

“周若彤约我来……”不等李炎把话说完,马仔就指着李炎和原乐,恶声恶气地说:“就你们两个进来!其他人在门外等着。”

推开玫瑰大酒店大门,上千平米的大厅头顶所有吊灯全部打开,照得全场灯火通明,在大厅中间只见偌大的场子里桌椅凌乱,满脸横肉的汉子们横七竖八地坐着,大概有200多号。

看得出这地方平时就不是开门做生意的,今天好象更特意做了布置,这200人就相当于刀斧手,只不过埋伏在李炎眼皮子底下。

李炎心里一乐,心说就算是鸿门宴好歹也搞点饭啊!这还直接亮开阵势咋呼上了。

几个马仔把李炎和原乐领在一张空桌旁边说:“坐下等着吧。”

两人坐下,发现周围的马仔们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好像他们两个已经是瓮中之鳖。桌上空空如也,连杯茶也没给上,周若彤也不见人影,就把李炎和原乐这么晾了半天,过了一刻钟才从后面走出来一40岁上下的混混,一出场就频频四下招呼。显得意气风发,他来在我们跟前大剌剌地坐下,问:“你们来干什么?”

中年大汉显然是想继续试探李炎的底线,他可能以为摆下这么大的阵仗现在该是立收其效地时候了,李炎这时候要是怂了,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周若彤叫我来的啊?”李炎敲敲桌子道。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电话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在线咨询
重庆名仕男科医院
重庆名仕男科医院怎么样
重庆名仕男科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