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星座

设 “计”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3:44

一张去哈密的火车票,让丽娜儿作了难。一月前,丽娜回娘家,正巧碰上舅家表姐。

表姐说,娜儿,下个月跟我去新疆哈密拾棉花吧?丽娜问,哈密好不好?表姐说,天蓝的像海,云白的像雪,空气里都含着水珠。丽娜说,行,我在家闲的都快憋出病了,还真想找点事做呢。回到家,丽娜给丈夫大铁柱一说,铁柱是个“犟牛筋”,不去!丽娜问,为啥?铁柱说,我不稀罕你挣那俩钱。在村里,铁柱也算是个‘活泛’人,不吃死食,他给朋友开浙江义乌至莱芜的物流车,每个月的工资最少也开六七千元。

丽娜说,我在家没事干,整天闷得心慌。铁柱说,村西头小卖部不是有个牌场吗,没事就去打打扑克搓搓麻将。

牌场丽娜去过几次,打麻将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出张牌磨蹭半天,能把人急死。有时为了五毛钱,争的面红耳赤,像狗打架似的。提起那个牌场,丽娜就头疼。丽娜说,我不想打麻将打牌,我想去哈密拾棉花。铁柱说,拾棉花又脏又累,受那个洋罪干啥?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与村里的年轻媳妇比比,穿的戴的,哪样不比别人高一等啊。

丽娜说,人活在世上,总得找点事干吧?总不能老是躺在男人的怀里吃饱等饿吧?女人也有自己的理想。铁柱说,你就是把鸡说出能尿尿,也别想去哈密。

丽娜知道铁柱的倔脾气,拗起来,就是八头老牛拉不回来。铁柱出车去了,丽娜从屋里走到院里,又从院里走到街上。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啦,街上空荡荡的,只有邻居家的两条狗懒懒地躺在树荫下存晌。

丽娜真的无事可做,几亩责任田让铁柱转包出去了,儿子在县城读初中,吃住在姑妈家。孩子的姑妈和姑父都是中学教师,别说星期天,就是寒暑假,也很少让孩子回来。说是不让孩子考上名牌大学,就对不起丽娜两口子。

百无聊赖的丽娜真的好想去哈密拾棉花。一个星期后,表姐来要她的身份证,她竟鬼使神差地把身份证给了表姐。

今天一大早,表姐把火车票送来了,明天早晨五点钟的车。丽娜为难了,咋给铁柱说哩?要是背着铁柱硬去,肯定会伤夫妻感情。要知道,在这眼花缭乱的诱惑年代,找个没有花心的男人,比找只大熊猫还难。犹豫了半天,丽娜还是给表姐打了电话。表姐一听就急啦,丽娜,你可不能办这对不起表姐的事儿?我给那边棉农签有合同,三十个人,少一个都罚我的钱。我给你说,截至现在,算上你才二十九个。这不,我正给俺婆婆做工作哩。丽娜知道,表姐不但拾棉花,还兼“中介”,中介不是白干,介绍一个劳务工有500块钱的好处。

表姐又说,丽娜,那边包吃包住,还包来回路费。净赚不赔的“买卖”你上哪找去啊。丽娜说,表姐,铁柱的脾气你也知道。表姐说,丽娜,你可白长个俊摸样,你就不会想个法子,让他答应。丽娜心想,用啥法子能让铁柱答应呢?哪怕嘴头上答应也行啊。丽娜想啊想啊,终于想出一个“妙招儿”。

天快黑的时候,铁柱出车回来了。他狼吞虎咽地吃罢饭,就急急忙忙去冲澡。冲完澡,就去拽着丽娜的手往卧室里拉。丽娜说,这就睡觉啊天还早哩。铁柱说,俺都出去一个多星期啦,小别胜新婚。丽娜说,那也得让俺冲冲澡啊。

铁柱说,你可快点啊。丽娜向铁柱抛了个媚眼,慌啥,好地不怕远,好“饭”不怕晚,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丽娜进了浴室,老半天才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铁柱冲着浴室喊,丽,洗好没?丽娜说,没。还要等一会儿,铁柱又喊,丽,还没洗好?丽娜,你得让俺洗干净啊。

铁柱等不及,就去推浴室的门,门反锁着,说,在自己家洗个澡锁门干啥?

丽娜说,你经常不在家,俺习惯啦。感到浑身燥热的铁柱,觉着每等一秒钟都像一年似的,一双充满 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浴室的门。哗啦哗啦的水声停了,铁柱一阵狂喜,可吹风机的声音又响起来,铁柱急得跺脚。

浴室的门终于开了,丽娜披着一条大红的浴巾,像一朵出水的芙蓉,俊俏的脸蛋愈发红润,白皙的皮肤,凸凹有致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铁柱早已六魂出窍,他猴急地扑向柳丽娜。丽娜伸出一只巴掌,堵住了铁柱的嘴,说,别急,俺得给你商量个事儿。啥事?快说,铁柱喘着粗气。俺想去哈密拾棉花。去,去。天不亮就走。行,行。此时的铁柱,真是要天许半个,他恨不能一口把丽娜吞了。鸡叫头遍的时候,丽娜醒了,铁柱因为折腾了一夜,早就精疲力尽,此时正睡得像头死猪。丽娜拉亮电灯,给铁柱写了个纸条,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草草洗刷一下,拿出藏在储藏室里的背包,悄悄出了家门。早上九点多钟,铁柱的手机响啦,丽,你在哪?是铁柱的声音。丽娜说,我在火车上。丽娜说,火车上,上哪去?丽娜说,不是昨晚告诉过你俺要跟表姐去哈密拾棉花。铁柱说,谁答应让你去了?丽娜说,昨天晚上你不是答应好好的吗?

铁柱说,丽,在那种“时期”时答应的事儿能算数?丽娜认真地说,铁柱,你别耍赖皮。说着,把手机挂了。手机又响啦,铁柱说,丽,你赶快给我回来。丽娜说,回不去了,火车已经过泰安啦。丽娜说,丽娜,你要敢去哈密,回来咱就离婚。丽娜说,好,回来后我们就去民政局。

两个月后,丽娜兜里揣着一万多元的拾棉花款,从哈密回来了。丽娜去的那个地方叫‘石河子’。这些日子,铁柱经常打电话,丽娜就是不接,让表姐接。有时,铁柱也发短信,丽娜也让表姐回,就连这次回家的车次,也是表姐告诉铁柱的。

铁柱头天该出车,为了迎接妻子丽娜他特意给老板请了假。今天一大早,就来到火车站接丽娜。火车到站了,铁柱双手扒着铁栅栏,目不转睛地瞅着出站的男男女女。

丽娜和一帮姐妹们说说笑笑走出出站口,铁柱慌忙上前接背包。丽娜像没看见他一样,径直往前走。

铁柱喊,丽!丽娜停住步,板着脸说,走!铁柱说,上哪?丽娜说,离婚去。

铁柱紧走几步,拽住丽娜的一只袖子,哀求地说,生气时说的话你也当真?丽娜说,铁柱,你“高兴”时说的话不算数,生气时说的话不当真,你的嘴是老婆屁股呀,反正都能啊?

铁柱说,丽,我哩个姑奶奶,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啦。丽娜“噗嗤”一下笑了。

第二天,丽娜回了娘家,除在哈密带回来的土特产,还给妈妈买了件红底黑花的大棉袄。

妈妈喜得合不拢嘴,穿上新棉袄,站在大立柜前的穿衣镜前,来来回回地照。

丽娜自豪地说,妈,这买棉袄的钱,不是铁柱给俺的的,是俺去新疆哈密拾棉花挣哩。

共 24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丽娜与铁柱一对小夫妻你来我去颇有情趣,小说贴近生活,语言质朴,描写细腻,真实展现农村生活的一些片段,洋溢出幸福与甜蜜。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2-08 11:51:2 温馨提示:正文中大名与标题有画蛇添足之嫌。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5-02-08 16:4 :57 欣赏,问好老师!!! 用一支磕磕碰碰的笔,让梦想在渴望中成长。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费用高么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的评价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能用医保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患者评价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