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历史

一位悲催的王子如何審視畫中的自己

发布时间:2019-11-09 08:44:49

一位悲催的王子如何审视画中的自己

《东丹王出行图》,作者李赞华,创作于931年,藏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画外因

杨健

《东丹王出行图》,五代时期的绢本设色画,作者李赞华绢本,就是丝织物上的字画;设色,对应水墨,就是着色唐以降,宣纸画越来越多宣纸比之绢,实用又廉价,是技术进步宣纸渐成气候,还画绢本,好比是在CASIO时代坚持戴块机械表的人,不是大款,就是伙夫此画作者李赞华,不是伙夫他笔下的人也不是伙夫,称之为天潢贵胄,没那个大款敢反对东丹王叫耶律倍,契丹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长子公元十世纪初,耶律倍曾是葱岭以东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契丹王储何以沦为东丹王那是他的造化画作所传递的信息,为耶律倍一路走低的运势作了注脚画中六人七骑,皆非中原样貌,题材胡风甚浓一行人或左顾右盼,或交头接耳,唯独落在队伍最后的那一位,形容尊贵,却面色凝重;抬头远眺,却眼神黯然在骑行游乐的氛围里,他是个若有所思的局外人他就是耶律倍《宣和画谱》评曰马尚丰肥,笔乏壮气,说的大抵是耶律倍若为他配一曲画外音,调子应该是《三套车》: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卷末有无名氏题世传东丹王是也,据传,无名氏是画作最初的收藏者、宋代皇室成员

补充信息两则:一、这幅画初名《番骑图》,因着无名氏的题字,遂得今名;二、这幅画的主角耶律倍,还有一个汉名,叫李赞华所以,《东丹王出行图》其实是耶律倍(李赞华)的自画像

布罗茨基说,悼文具有自画像的性质反之亦然这幅自画像可以视作耶律倍为自己提前拟定的悼文对于自恋狂耶律倍,人们有理由相信,他或许希望别人在他活着的时候就为他举行一场葬礼,有人用低沉的声音念诵他的悼文,叹息,垂泪或许,躲在帷幕背后他早就被自己多舛的命运感动得流泪了

创作《东丹王出行图》时(约931年),东丹王已不在东丹国,耶律倍流亡到沙陀族人建立的中原王朝后唐耶律倍在此受到了国君般的礼遇,史称宽仁的文盲皇帝李嗣源赐其名李赞华当然,礼遇多半意味着没有实权他的治所在江西虔州,那是南唐的领土,所以只能遥领

政治上务虚,文化上务实在后唐,不预政事的李赞华迎来书画创作的高峰期,其传世名作包括《东丹王出行图》,大都出自这个时期此时的作品,技法精良,但格调灰暗,与他弃契丹投后唐的心情吻合负面情绪由何而来普遍看法是,因为契丹皇位继承权之争的失败

如前所述,耶律倍是耶律阿保机的长子而且,他聪颖好学,文武双全,深得老爹喜爱,916年便被立太子若没什么变数,耶律倍所要做的无非是等待,等待继位的那个好日子但事情复杂之处在于,耶律倍还有一个更具狼性的二弟耶律德光,还有一个信奉狼图腾的母后述律平

关于皇位继承人,阿保机夫妇的选择有分歧:阿保机摁了一号键,述律平摁了二号键不凑巧的是,阿保机走在了述律平前头926年,阿保机病逝述律平以壮士断腕之决心,确立了二号键耶律德光一号键耶律倍去了刚被征服的渤海国(改名为东丹国)于是,原本应是契丹皇帝的人成了东丹王,顶着让国皇帝的美名不过,让国之后,耶律倍也不得安生,他觉得耶律德光对自己的猜忌、监视并未放松930年,东丹王投奔后唐在登船南下时,他写了首水平不高的打油诗: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

按中原人的思维,耶律倍参演的是一部血雨腥风的宫斗戏他的不幸是,遇到了一位心理变态的老娘公允论之,事情没那么庸俗耶律家族所面对的,实为每一个有抱负的少数民族政权都会遭逢的抉择该不该汉化,多大程度上汉化述律平恪守的是契丹为体,汉学为用,而耶律倍极度推崇儒家文化,通晓音律、医术,擅长诗歌、绘画,还建立了东北地区最大的私人图书馆望海堂对于全盘汉化大儿子,述律平的对策符合绝大多数契丹群众利益的不换脑袋就换人耶律倍的命运遂被定格,让国之后复而去国寄篱后唐,以李赞华的名义,用画笔抚摸自己悲催的人生

然而,即便处境如此,耶律倍的迂腐未改933年,他的庇护者李嗣源驾崩,后唐陷入了真实的宫斗耶律倍给弟弟耶律德光拍了个电报,让他率军南下而待契丹兵进抵洛阳(后唐国都),后唐末帝李从珂自焚,临死把耶律倍拉来当垫背的

耶律倍享年38岁,最终,为他念诵悼文的是背负汉奸骂名一千多年的沙陀军阀石敬瑭,而为他收敛尸骨的是一个和尚

《东丹王出行图》上,压角印是一个佛字这是对一位契丹儒生的盖棺定论■

(作者系专栏作家)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原标题:一位悲催的王子如何审视画中的自己)

心脏早搏属于哪种心律不齐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