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健康

绝世道祖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劲强者

发布时间:2019-09-26 04:30:04

绝世道祖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劲强者

幸好罗飞反应够快,见王莽替自己挡下几箭,抽身向王莽靠了过去,清寒掌法发出阵阵森冷的寒气,在其掌心上附上了一层白霜

绝世道祖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劲强者

,虽然没有达到元罡劲,罗飞还是利用深厚的功底将清寒掌的寒劲彻底的爆发了出来,一掌拍出,击落箭雨,插着空隙,让过了铺天的箭雨……

“罗飞,我看你往哪跑。”

正在这时,铁浪带着人也追了过来,军士们的脚力斐然,很快就让罗飞看到了冲天的火光。

“镇子口是出不去了,我们往鬼王山逃……”

韩家岭的山后,就是鬼王林,一片巨大的荒古野林,地域之辽阔,非同凡响,只有逃进了鬼王林,才有机会免于一死。

镇子入口是铁如龙带队,铁浪身边有丧钟跟着,许是铁如龙没有想到罗飞会孤注一掷,所以后面的防御力量稍微薄弱,鬼王林,是自己的唯一出路。

想到这里,罗飞不敢多耽搁,托起王莽借着校尉营军士们搭箭拉弓的功夫窜出去百米开外,撒开两条腿就往山上跑。

山路陡峭崎岖,不利于马匹奔袭,可以减缓后面队伍的追击速度……

山上也有一部分军士,不过实力就一般般了,罗飞先是使出三千雷飞快的掠进,随后用舞雪术上树,轻着借功如同大鸟一样在林子里飞窜,很快就闯进了数十人组成的战阵中。

“横扫千军……”

一手提着王莽,六路破军腿法去势如虹,犹如一把尖刀,让罗飞狠狠的闯进了军队中,恐怖的腿劲爆发出来,将多达数名军士一并扫走……

“蓬!”、“蓬!”、“蓬!”、“蓬!”

一阵沉重的闷声响彻开来,队伍顿时出现了一道鲜血染红的口子,罗飞眼疾手快,操起掉在地上的一把长刀握在了手里,三千雷爆发,追魂一刀,犹如一片雪亮的匹练呼啸劈出……

“轰!”

军队中挡在前方的众人,前方一名军士当即被他一刀劈为两半,然后长刀横在身前再扫,唰的一声,将三名军士的脑袋直接削了下来。

校尉营的军士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对手,被飞溅的鲜血吓的一时间出神,借着这个机会,罗飞合身上了山颇,一头扎进了树林里朝着鬼王林的方向掠去……

“玄级刀法?”

镇子入口处铁如龙、铁浪跟来的大军看到前方血光冲天而起,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在他们面前,罗飞可是从来没有展示过如此恐怖的武诀,定晴瞧去,父子二人只觉得浑身发冷。

“好厉害的小子,刚刚那一刀至少有三万斤巨力,平平无奇的一刀就这么厉害,他究竟掌握多少武诀?”

看见罗飞钻进了树林,铁浪急的面红耳赤,提着一把长刀飞奔过来问道:“爹,不能让他跑了。”

这时,胡罪从一旁走来,眼神中迸射着凶恶的光芒,寒声道:“此子修为太过惊人,这一个月又有精进了,如此快的进境,老夫前所未见,绝不能让他跑了,如龙,马上让人下马,他想逃进鬼王林,不能让他如愿。”

胡罪说着,腾身而起,几个起落已经到了百米开外:“我先去追,你们跟着我留下的标记跟上来……”

胡罪说完,大鸟一样飞出,追着罗飞的足迹上了韩家岭……

山间的小路上,罗飞带着王莽穿插在树林里掀起了阵阵的泥土……

“师兄,我受伤了,你带着我逃不掉的,把我放下来吧。”

“说什么屁话,你一直保护我,危难时刻,我怎么会把你扔下不管,再说这种傻话,以后兄弟没的做。”

王莽默默的看着罗飞,激动的热泪盈眶,他是听了雪老的话才拿命保护罗飞,说到底关键在于雪老,可是王莽没有想到,罗飞对自己也是情深意重,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宁可冒着被铁如龙追上的危险也不丢下自己……

“师兄,我没用……”

罗飞笑着看了王莽一眼,叹道:“兄弟,我罗飞在苍澜也是有家的人,可惜五代同宗中没有一个真正的亲人,如今你我生死相护,我罗飞已经很满足了,别再说话,我这里有一枚小还丹,吃下去尽快恢复,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王莽听了罗飞的话,不再客气,接住罗飞递来的小还丹服了下去,二品丹药虽然收效甚微,可也因人而宜,王莽的修为并不高,刚刚突破先天气境,小还丹的效果不斐,服下之后顿觉一阵舒畅。

罗飞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林大光线暗,后面的追兵肯定会下马巡山地毯式搜索,论脚程,除了铁如龙应该没人能追的上自己,于是打定主意,先避难再说。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白的流光自身后亮起,并以奇快的速度向这边靠了过来,罗飞不免吃了一惊。

“铁如龙?”诧异着身后那人的速度,罗飞猫着腰从树上跳了下去,闪转腾挪又跑出了百米开外,可是身后那人越来越近。

“高手?”他侧身回望,只见来人是个老者,不由得心下一沉,忽然想起孔生曾经对他说过,铁如龙身边极有可能还有一个四重暗劲境的强者,难道他就是那名暗劲境的高手?

“你是谁?”

罗飞一个健步前进数十米,猛然间扭过头打量着老者。

胡罪也跟着站定,身上蒸蒸欲起的真气光芒照亮了四周的林地,矍铄的双眼迸射着凛然的杀机。

“我叫胡罪。”

“铁如龙派你来的?”罗飞问道。

胡罪冷冷的看着罗飞,心下颇为震撼,罗飞逃了这么久,仍旧中气十足,他的真气修为居然这么高?

他哪知道,罗飞的丹田并不存在,真气积蓄在经脉当中,如此制造了更大的空间让罗飞积蓄真气,虽然他只有二重内壮境的修为,可是真气的雄厚程度却远远超出了二重境界的界限。

“果然非同凡响,看来这次设伏对了,如果让他再过个两年三年,自己很难是罗飞的对手了。”胡罪心中想着,语气森然道:“年轻人,你的天分太高了,老夫从来没见过一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能修炼出内壮境的修为,今日设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你和皇朝为敌。”

“皇朝?”罗飞机敏的亮了双眼,阴森道:“你们果然是皇朝的人,我没想到皇朝的人居然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辈。”

胡罪脸色阴沉了下来,无比冷冽道:“罗飞,这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你太张扬了,其实你来桐山的时候,早就应该选择好站队,不过你最后选了与我等为敌,你是咎由自取。”

罗飞知道今天想逃很难,索性哈哈一笑道:“你们所谓的站队就想让所有人听你们的命令行事,虽然我罗飞对青州门没什么感情,但也不是任人摆步的人,你要杀我,来吧,让我看看皇朝的人有何本事?”罗飞说着,拉开了架势。

胡罪望着罗飞站起的马步轻蔑的扫了一眼,哼道:“你的天分是高,不过你的为人却不适合练武,练武之人应该知道深藏不露,方能活的更久,你太张扬了,现在的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罗飞见胡罪不出手,并立而起作了个挑衅的手势道:“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听说你是一个暗劲境高手,比我高了两级,我倒想看看,暗劲境究竟有多厉害?”

当面被一个内壮境轻视,胡罪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恨声道:“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胡罪说着,再不多话,脚下一刻,带起一阵冷风,飘飘摇摇的朝着罗飞扑去,合身一掌冷风凛冽,扑面而来……

逃跑看来是很困难了,好在现在只有胡罪一个人,罗飞神经紧绷不敢大意,脚下缓缓挪起了舞雪步,身上的真气蒸腾而起,从心口到全身,再到手脚上,阵阵白霜把周围的空气都拉低了许多。

“清寒掌!”

面对暗劲强者,罗飞没有退缩,他想试试,传闻中拳脚力道足有六万斤以上的暗劲强者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清寒掌劲一出,刹那间林间变得无比的森冷,此项掌法威力平平,但胜在寒气逼人,真气可以影响到对手的气势、气息。

两只手掌当场碰撞开来,一股强烈的闷击声响彻了树林……

砰!

触碰到胡罪的掌劲,罗飞忽然感觉到一股澎湃如海潮般的力量狂涌而来,震的他手掌都在发麻,整条手骨隐隐有着碎裂之感。

罗飞的实力在内壮境,经由一个月的时候修炼达到了三万多斤的力量,差一点就达到巅峰四万斤,再加上清寒掌劲的威力,足足五万有余,威力不小。

可是对方仅仅推出一掌就差点震碎自己的手骨,那力道至少有七万斤左右。

差的太多了。

罗飞胸口一闷,脚底贴着地面平行滑出,退出了三丈多远,胡罪却是稳稳落地,纹丝没动。

尤其是这一掌打完还不算,胡罪的掌劲居然侵入了体内,变成股股撕裂的气流疯狂的破坏着自己的经脉,这才是让罗飞吃亏的根本原因。

“暗劲?这就是暗劲?”罗飞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可信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正规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贵不贵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如何走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