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健康

陪睡保姆驚現家政市場為空巢老人提供性服務

发布时间:2019-11-09 01:53:18

陪睡保姆惊现家政市场 为空巢老人提供性服务

资料图保姆,以前是一个任劳任怨的职业,如今却在悄悄变味,除了做家务还提供性服务的陪床保姆,她们算是那种角色呢?近日,贴大曝牡丹江市一些中介公司暗暗做起了介绍“陪床保姆”的生意,这些“陪床保姆”除了做一些正常的家务,还可与男雇主发生性关系现象:多家中介代理“陪床保姆”业务在牡丹江市东四条路附近,有一家中介公司,当暗访的表示想为家里70多岁的老人找一个既能照顾饮食起居、又能陪睡的保姆时,这家公司的负责人爽快地表示:这叫‘陪床保姆’,我都给好几个老头介绍成了,正好我手头就有几个这样的女人,你带老头过来看看吧!顿了顿,这位负责人说,因为提供“特殊服务”,所以比正常的保姆价格要高一些当询问每月多少钱时,这位负责人表示:“最低也得八九百”当提出想先看看老太太时,这位负责人马上给对方打,不到20分钟,见到了应聘人张女士这位负责人告诉,今年58岁的张女士丧偶18年,两个女儿都在外地打工,张女士本人没有生活来源看到,张女士穿着普通,坐在椅子上显得有点不安“我想给老人找一个‘陪床保姆’”听了的话,张女士马上表示自己身体不错,既可以做家务,又可以晚上陪老人,“但每月至少得900元”看到犹豫,中介公司负责人急忙把拉到一边称,如果不满意这个,她还可以介绍,大家约个时间,带老头一起过来看看随后,又到另一家中介公司,一位男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手头有几个这样的老太太,可以安排“相亲”,不过价格要比普通保姆高一些随后,致电多家婚介公司和中介公司了解到,不少婚介和中介公司都表示可以代理这样的业务,而多数做“陪床保姆”的,都是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儿女不在身边的老人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的张姓大爷说,前几年老伴去世后,在牡市做生意的孩子把他从农村老家接到了城里“房子舒适,也不愁吃不愁穿,可一个人住在里面,像装进了笼子”张大爷曾想过再婚,但看到身边再婚的老人与儿女关系不好处理、财产问题不好协调、感情难以同步,便打起了退堂鼓去年,张大爷看邻居赵老头找了个“陪床保姆”,自己也萌生了这种想法他到中介公司一问,还真找到了一个“陪床保姆”“这种关系挺单纯、挺轻松,也不会有财产纠纷”张大爷说,他对“陪床保姆”还挺满意,对此,孩子们的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大爷说出了许多有着相同遭遇的老年人的心声:“找个老伴再婚太麻烦,双方子女不同意,容易发生矛盾……因此,为了图个方便,就给老人找个特殊保姆”了解到,寻找和雇用“陪床保姆”的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单身老人,还有的是子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的孝心这些老人生活单调、精神空虚,渴盼有人说说话、做个伴“陪床保姆”的出现,正好满足了丧偶老人精神和生理上的需求这种既能照顾老人生活和健康,又不会出现财产纠纷的方式,很容易被接受对于“陪床保姆”的出现,大部分人认为,她们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老人晚年生活的孤独和寂寞,但却有着很多弊端和危害因为“陪床保姆”和老人间,不是单纯的情感往来,而是一种钱色交易老人是为了满足生理和心理需求,而“陪床保姆”纯粹是为了挣钱难题:老人三大生存状态令人堪忧“把‘陪床保姆’等同于‘卖淫’,恐怕过于简单化了因为‘卖淫’属于‘乱性’,而‘陪床保姆’是相对固定的对象”牡丹江市老龄办某科长表示,“陪床保姆”真正影射出来的,是老年生存状态中的几大难题:老年空巢、老年再婚难、长者性困境拿牡丹江市而言,60周岁以上老龄人口为33.3万人,空巢老人比例在50%以上,其中单身老人占二成左右再婚是老年人的需求,但是再婚又离婚的比例又比较高空巢老人的需求不仅仅在物质层面,精神上的抚慰需求尤为突出“其实,解决空巢老人的孤独并不是没有办法聊天、下棋、喂养宠物、组织老年人联谊活动……都可使空巢老人在身体和心理方面更加健康但是,为空巢老人提供的服务必须有一定的底线,像这种‘陪床’服务就超越了底线”某科长表示,“陪床”现象的出现,也有某种内在的“需求”,这就是空巢老人们找不到合适的、排解自己孤独的途径在牡市某劳动力市场,有很多老年人,即便是每天市场关门,他们也不愿意离开,而人民广场一带更是老年人的聚集地一些老年人也坦言如果有合适的保姆愿意提供性服务,他们就领家去做“陪床保姆”而“陪床保姆”的出现,似乎也与老年人“性”福难有关系说来说去,“陪床保姆”实际就是老人的性伴侣表面上看属于自愿行为,不受法律追究,只限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陪床保姆”已经构成了一种“非法同居”关系,而且中介提供牵线搭桥的服务,一旦“陪床保姆”为了金钱,就存在着卖淫与嫖娼的违法嫌疑很多市民则认为,不会放心给自己的老辈找“陪床保姆”,因为,无法调查“陪床保姆”的真实身份,照顾老人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个人观点:“陪床保姆”涉嫌违法,给家庭带来不安全隐患应该说,“陪床保姆”的出现,有其客观因素和社会背景,千元不到的月薪也不算贵,她们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老人晚年生活的孤独和寂寞,但不容置疑地,也存在着很多危害和弊端首先,这种行为败坏了社会风气“陪床保姆”和老人之间,不是单纯的情感往来,而是一种钱色交易老人是为了满足生理和心理需求,而“陪床保姆”纯粹是为了挣钱此外,如果老人比较有钱,而“陪床保姆”贪心的话,容易引发犯罪其次,“陪床保姆”影响老人和子女的关系有些子女可能觉得老人需要找个这样的保姆,但这种“孝顺”要不得长此以往,子女跟老人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陌生疏远此外,“陪床保姆”不仅涉嫌违法,更容易产生经济纠纷,甚至给家庭带来不安全的隐患建议一些独身老人应冷静慎重,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从法律范畴讲,“陪床保姆”其实是某种意义上的老人性伙伴表面上看,这种现象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需求就有市场,属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陪床保姆”实际上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独居老人和“陪床保姆”已经构成了一种“非法同居”关系,有悖公序良俗“陪床保姆”的出现,既扰乱了家政保姆市场,败坏了家政保姆的形象,又践踏了社会公德,给社会和家庭增添不稳定、不和谐因素陪睡保姆又称“特护保姆”,服务对象为老年鳏夫或成年男性,保姆多来自农村,文化程度低,一般在30至40岁之间,提供陪睡服务会增加收费而雇主多数为市内老年人,其中还有部分情况是子女想为孤、寡老人尽一份“孝心”因涉嫌变相卖淫,上海拟禁止陪睡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腹泻效果
生物谷
什么咳嗽药不含麻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