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时尚

仙成道立 第三百七十八章凌雪儿忘记海子

发布时间:2019-09-24 15:05:07

仙成道立 第三百七十八章凌雪儿忘记海子

“啊,好弟弟,我今天喝酒有点喝多了,现在感觉头好疼的啊。天籁.⒉”

海子立刻笑道:“我平时都很少喝酒,也不知道怎么解酒,姐姐就在这里躺一会吧,等姐姐酒醒了我再送姐姐回家。”

巴秋蝶脸上一红道:“要是能在你的怀里睡一觉该多好啊,可惜这里是你女朋友凌雪儿的家啊。”

海子被巴秋蝶的这句话弄的满脸通红,不敢说话,将目光盯着电视屏幕,很久很久都没敢去看巴秋蝶那边。

(16)巴秋蝶躺在沙上慢慢的睡着了。“巴秋蝶姐姐,巴秋蝶姐姐,你上凌雪儿的床上去睡吧,雪儿因为有事已经出去了,我扶着你去她的床上睡好不好。”

凌雪儿有事出去了,海子想将巴秋蝶扶进凌雪儿的房间里去,可是沉睡中的巴秋蝶却好像没有听到海子的话,躺在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海子只好慢慢的抱起巴秋蝶朝着凌雪儿的房间走去,走进屋里时因为脚步有些急脚下一绊,海子和巴秋蝶一起摔在了凌雪儿的床上。巴秋蝶**一声睁开了眼睛,海子不好意思的看着巴秋蝶,道:“巴秋蝶姐姐,我只想让你睡在凌雪儿的床上,这样可以更舒服一点……”

这时候,海子心中有种难以抑制的想要狂热的亲吻巴秋蝶的冲动,可是,有个念头忽然阻止了海子心中难以抑制的**,这是在凌雪儿的房间啊,是在凌雪儿的床上,所以,海子最终只是轻轻的吻了一下巴秋蝶的额头,就转身离开了……

(17)清晨,海子很早就起来,此时巴秋蝶却已经离开这个别墅回家了,海子独自一个人来到别墅附近的一个树林,明媚的阳光仿佛知道海子此时的心情,想要帮助他驱走心中那些阴霾。

海子走在树林里蜿蜒曲折的小路上,心里依然为昨晚的那一幕而自责。没想到,自己居然和凌雪儿最要好的闺蜜巴秋蝶走到了这一步,和巴秋蝶在一起的感觉虽然是从未有过的。但是,正因为这样海子的心里愈感到愧疚起来,感觉自己同时欺骗了两个好女孩的感情。

巴秋蝶和凌雪儿约定了,下午来凌雪儿的别墅谈一谈和劳伦斯公司签订最后的合同的事情,听到凌雪儿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后,海子就有种害怕再次见到巴秋蝶的感觉,海子害怕自己会禁不住心中的**,和巴秋蝶最后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海子一个人在小树林中来回的闲逛,最后轻声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要让自己沦落为,自己《贱男》男主角萧雨生那样。自己一定要让自己变回原来的那个阳光男孩,为了不继续伤害凌雪儿和巴秋蝶这两个他生命中最亲密的女人,他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要找个机会和巴秋蝶把话说清楚。

姊妹花公司。这是凌雪儿和巴秋蝶一起经营了四年多的公司,海子知道凌雪儿今天要和巴秋蝶在自己的别墅,谈和劳伦斯公司签订最后合约的事情。海子趁着凌雪儿先回家的空隙,走进姊妹花公司,一路上看到许多帅哥,美女。电梯门徐徐打开,“海子,怎么会是你?”

海子想不到电梯门打开后,就碰到了他想要找的巴秋蝶,此时巴秋蝶正准备离开公司,赶去凌雪儿别墅谈和劳伦斯公司签订最后合约的事,没想到却在姊妹花公司的电梯里意外地看到了海子。

看着巴秋蝶如花似玉的容颜,白嫩似水的皮肤,身上是一套素雅的西服套裙,肉色丝袜包裹着巴秋蝶的一双美腿,巴秋蝶很有礼貌的冲海子笑了一下,海子差点因为巴秋蝶的这一笑,改变了自己的决定,海子最是讨厌男人没主见,不由自主的暗骂了自己一句,警告自己不许动摇。

巴秋蝶办公室在这栋楼的18楼,海子和巴秋蝶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她的办公室,刚一走进办公室,巴秋蝶就关上了门,媚眼如丝的走到海子面前,问道:“海子,为什么来找我?”

海子慌忙中差点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我觉得需要明确一下和姐姐的关系,你不觉得我们这几天有些越界了吗?”

海子看见巴秋蝶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变了好几次。海子心中暗想,自己的话一定深深的伤害到了巴秋蝶。

“是啊,我也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展得太快了

仙成道立  第三百七十八章凌雪儿忘记海子

,毕竟我是凌雪儿最要好的闺蜜啊。”

“是的,所以我觉得我和你应该是一辈子的姐弟关系,姐姐,你同意吗?”

“那就这样,其实我也早就想要和你这样说的。”

可是海子看到巴秋蝶在说这句话时,眼睛中明显的泛起了一丝泪花,海子立刻很歉疚地走到巴秋蝶身边,口中道:“巴秋蝶姐姐!”

“你没有错,一切都错在那一天我没有被河水淹死!”

海子情不自禁地将巴秋蝶抱进了怀里,阻止了巴秋蝶说出下面的话,海子温柔的对巴秋蝶说道:“秋蝶姐,你真的不会怪我,说是我错吗?”

海子看出巴秋蝶似乎已放开心中的结,继续问道:“我们以后还能见面,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的,是吗,秋蝶姐。”

“就拿你是凌雪儿男朋友这一点,我也不会从此不再和你见面的,至于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巴秋蝶的眼睛此时瞪得大大的,看上去很大很漂亮。

“好吧。就让时间来慢慢的淡化我们之间那种很微妙的感情吧。”

“我。”海子看到巴秋蝶似乎想拉住海子对他说些什么,但是海子害怕会因为她的话,改变自己的决定,所以,一狠心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我不会真的就这样放弃你的。”海子似乎听到身后巴秋蝶哭泣着喊出了这一句话。

(18)下午时,巴秋蝶推开门走进了凌雪儿的房间。看到海子之后她似乎并没有显得很不自然,“我,要进去写我的了。祝你们好运!”

海子很识趣的找个借口躲进自己的小屋,今天巴秋蝶却换了一身打扮,高挽的云缵,显得她更加端庄性感,天鹅般的玉颈好像比过去更加自信的高高昂起,裸露在外面的肌肤白皙的如同象牙雕刻,她脸上带着让人欲罢不能的微笑。她礼貌的回道:“海子,你去忙自己事情好了!”

海子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走进自己的小屋,十分钟左右时间海子的脑袋里面一直都是空白的,藏在肚子里二十多年的墨水,此时却只能想出来四个字来总结今天的场景:死性难改。

两点了,海子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门前,想要知道巴秋蝶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自从那天在河中救了巴秋蝶,和巴秋蝶第一次见面后,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自己本来就闷骚,反正总是会在眼前不由自主的出现巴秋蝶的倩影,后来海子总结出这都是因为自己血气方刚的缘故。

凌雪儿依旧在和巴秋蝶低语交谈着,海子也闹不清楚为什么她们要谈这么久,在自己的小屋中转来转去的,似乎感觉到了巴秋蝶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巴秋蝶走后,海子和凌雪儿也没有说什么话,直到深夜来临海子却现凌雪儿感冒了,浑身都热得很厉害,海子只好给凌雪儿找来了家里备用的可以退烧的药品。

海子听见昏迷中的凌雪儿在叫自己的名字,海子突然想起在姊妹花公司的时候,巴秋蝶最后声嘶力竭地喊出的那句话,本来海子就觉得凌雪儿忽然感冒这件事很奇怪,忽然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蹦了出来:“凌雪儿忽然感冒,该不会是巴秋蝶搞的鬼吧。”

(19)凌雪儿慢慢的睁开眼睛,感觉仿佛自己曾经死亡过一回似的,“醒了,雪儿醒了。”海子的声音十分激动的在别墅中响起。

“雪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这一场大病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海子的脸上充满了对凌雪儿的一种关心,要知道刚才凌雪儿高烧已经接近了五十度,凌雪儿自言自语的呢喃道,“我不认识你啊,你是谁?我只记得我喝了该死的巴秋蝶的一杯水,然后就感觉浑身炙热的难受,我男朋友海子还救过她的命,我们还是二十多年没分开过的好闺蜜,这个贱人究竟为什么要下毒害我啊,我一直想做她一辈子都不分离的好妹妹,该死的贱人巴秋蝶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居然对我下毒?”,说到这凌雪儿已经眼睛红红的,看来是马上就要留下泪来,但是她一开口就问海子是谁?却让海子呆在当场,“雪儿这是怎么了?是因为受了打击失忆了吗?”

海子感觉自己眼前一阵天地旋转,他后来去请教附近医院的医生,听见医生告诉他说,凌雪儿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可能是被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下毒伤害,这是凌雪儿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事实,恐怕会失忆一段时间,从医院返回家中的时候。海子感到内心深处一股歉疚感升起,久久也不能挥散。

“雪儿,你怎么了?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我是你的男朋友海子啊?”海子摇晃着凌雪儿的肩膀绝望了似的叫着。

海子的脸上此时变得一片苍白,知道凌雪儿的确已经忘记了自己。

长沙治疗卵巢炎医院
吕梁白癜风医院
乌兰察布治疗阳痿方法
济南哮喘病医院评价怎么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在线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