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时尚

青玉元神 第八章 恩怨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7:22

青玉元神 第八章 恩怨

龙天看着这个青霄转而想跑,不由的戏虐一声,这一月之前坠楼逃跑的是自己,现在换成了青霄复仇的快感不由而生。

他随后纵身一跃,将欲要逃跑的青霄踹到在地,紧接着便将青宵拽到了自己的跟前,戏虐的说道:“怎么堂堂的青云城公子往日嚣张的气焰都去哪儿了?”

龙天没想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之内便是将青宵蹂躏在地,风水轮流转即便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个月的时间主次调换昔日青云城步步以死紧逼,今日龙天一个也不会放过。

“龙天,你想干嘛!别忘了这里是青云城我的地盘。你要是敢干嘛我的爹和叔父不会放过你的。”青宵惊恐的叫道,此时他已经彻底的慌了起来,无论他如何急转元功都无法都无法挣脱龙头的手掌,他这灵徒一阶的修为即便是青云城之中的年少人家,都能派的上号。可为何在龙天的面前显得如此无力,如若蝼蚁!?

他叫嚣这威胁道。这也是他最后的手段依仗着自己爹和叔父的名号,自己的身份在青云城之内为虎作伥,从来没有人敢对他不敬。

“那两个老杂狗,能救你?”龙天不屑的将青宵重重的甩在了地上,然后掏出从青烈那里夺来的法器,对着青宵道:“对了,你叔父那个老杂毛已经歇菜了!”

青宵看着这法器,瞳孔紧缩一个劲的摇头!大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法器是他自己叔父特地找术士锻造的,青烈平时随身携带的贴身之物怎么会出现在了龙天的手上!青宵使劲的摇着头,他知道自己的叔父一个多月之前带着城里的守卫去了森罗山脉抓潜逃的龙天。

青宵本以为是龙天逃了回了青云城,可是看到了这把凶器之后顿时另一个想法萌生而出!难道龙天他不是逃回来的?那么自己的叔父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否则为什么这把法器会出现在龙天的身上。

一连串的疑问在青宵的脑海之中闪烁而过,这绝不可能!不不相信自己的叔父会敌不过这龙天,更不可能会有不测。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叔父那个老杂毛被我一拳洞穿了头颅!”龙天看着这青宵脸上的表情便是好笑

“他可是灵徒二阶后期,离灵徒三阶也只有一步之遥!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青宵拼了命的摇头。

“没什么不可能的,不相信的话去下面亲自的问你的叔父吧。”龙天将青烈的法器对准了青宵,不想在和他多说废话欲要一剑结果了这青宵的性命。

青宵拼了命的往后跑,想要逃死亡的恐惧紧紧的压迫着他。这种感觉让他本能的戏曲楼的门外跑去。

可是龙天的这一剑已经脱手射出,像是一道星芒一般的爆射直指青宵射去。

“大胆,你敢!”突然一阵罡风的射向了那一并脱手而出的剑。让他的角度稍稍的压低了一些,但是依然无法阻止这法器的锋芒,霎时之间青宵到底,这一剑因为被那一阵罡风压低了角度因此青宵并未一剑丧命,但是整只脚被洞穿出了一个血洞,栽倒在地哀号不止!

“你~你~我要杀了你!”戏曲楼的屋顶被彻底的掀翻,四周的人都被纷纷的吓的躲逃出去,半空之中一人落下看自己的儿子被洞穿出一个偌大的血洞,怨恨的瞪着龙天.

“老二他怎么了?”青霍看着洞穿青宵的法器正是自己二弟的贴身之物。不由的惊讶起来一个不好的念头逐渐在他心里萌发而生。

青烈带着侍从已经到森罗山脉近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以来都没有什么音讯。这龙天出现在这里又带着他的法器,难不成是出了什么意外?

“被我杀了!”龙头不屑的撇了一眼,此时在面对青霍他在无惧色!他在森罗山脉前后历练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为的就是这一日!他要把青云城的砸碎一一收拾。

“你这栽种,我要叫你碎尸万段!”青霍大声的吼道,这一吼声震耳以至于周围的瓦砾、窗户都随之摇动起来。

青霍脸色震怒,青烈是他从小的胞弟感情极深!听见了他的死讯之后他再也按耐不住的,这么多年了他头一次的这么生气怒火中烧。?

“青刚掌!”青霍凝聚这元功就吵着龙头击来,这一招是青云城的绝学他的所依赖的看家本领,凌厉狠辣的掌风朝着他甩来。

龙天这一次正视起来,这青霍是可以说应当是青云城的第一高手,否则也不可能在青云城扎根这么多年,而且早年的青霍也是雇佣兵出入生死,因此绝对是一个狠角。

龙天深知此时如果在轻敌,那便是和拿子的生命开玩笑。即便此时他修为高于这青霍。

这一掌,龙天接了下来,但是整个人却差点被掀翻出去。整个手臂也不由的抖动了起来,许久龙天才稳定住了身形!

“不对,这种感觉不对!”龙天心头呢喃一声,这青霍显得变的更强了!一个月之前还在森罗山脉内之时他还只不过是一个灵徒三阶的修为,为什么现在感觉雄厚了许多。

“你晋阶到了灵徒四阶了?”龙天十分的差异,没想到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这青霍既然进阶了!如今他没有了阶级的压制,加上这里是青云城的地界,终归是青霍的地盘,一时之间便弱于下风。

青霍看着这龙天既然硬生生的接下了自己的这一掌,不敢相信!这一掌可是他的看家绝学,而且经过上次受伤的缘故撼动了它体内的瓶矜,让他借机突破停滞多年的灵徒三阶,实力大涨!因此这青刚掌的威力也今非昔比,这龙天既然硬生生的接来下来。

“你也在灵徒四阶的修为?”青霍很辣的察觉出,这龙天体内所散发的修为威压丝毫不低于他自己,想起当初在森罗山脉的那一幕幕,青霍终究是明白了,原来这小子的修为早在一个月之前便是突破到了灵徒四阶!

这一事实让青霍有些难以接受,自己幸幸苦苦修炼的大半载的光景,如今都已经是中年了,才到了灵徒四阶这一境界。这小子撑死也不不过十六岁,一月之前半点修为都算不上融灵境都不是的人。这一个月之后既然修为和他平起。怎么叫人能轻易的接受?

好在自己这一个月的时间也突破到了灵徒四阶段,否则对上了这个龙天还真有些凶多吉少,青霍庆幸的想到。而龙天这小子一身的修为来之绝对不简单,不可能凭空而来和那个青玉宝匣脱不了干系。

青霍一想到这宝匣,贪婪的眼神又浑身打量这龙天,却看不见这青玉宝匣子旋即便说道:“青玉宝匣在那里?”

“在我身上,你又本事来拿吗?”龙天冷笑,果然这青云城的人还是时时不忘这自己身上的宝匣。

“好,我这就收了你的命,在把这宝匣夺来。”青霍说罢,便是掏出了两根鞭子,这两根鞭子一左一右,周围缠绕这蛇的图案。而这其中赫然镶嵌这两可青墨色的兽核。

这也不是一件寻常的兵器,而是有灵力加持的法器,而且显然这件法器比青烈的那一款要高阶上不少。而且那镶嵌的兽核应该是三阶凶兽青天蟒所爆出来的。

有了这法器的加持之后,青霍的战斗力显然骤增。龙天看着感觉有些不妙。

那青霍更是大笑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真把自己当一会事了?”

青霍手持着这两杆鞭子挥击而来,一左一右的朝着龙天进攻而去一左一右。

这两杆鞭子在青霍的手中舞的赫赫生风。龙天赶忙将那一柄被自己投掷出去的剑捡起来迎敌。

但是完全不善于使用兵械的龙天,面对这老手青霍显然有些难以招架,不过这一半刻钟便是落于了下风。

这戏曲楼里面的动静也吸引了青云城之内的百姓,这些人看见青云城城主既然和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在激战。都不敢相信这青霍几年没在青云城之内动过手了!怎么如今却在和一个少年在打?

有一些眼尖的人看见了和青霍打斗的正是昔日落魄于街头的小乞丐,一个月之前被青宵等人打的逃出了青云城外的那个小孩。怎么如今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还和青霍激斗起来。

这叫人不可思议,但是又看的仔细这少年就是龙天,纷纷在猜想这龙天的身份,或者是说什么机缘让他突飞猛进既然和青云城的城主叫嚣。

但是许多人都开始惋惜起来,这青霍在怎么说也是青云城的第一高手。龙天还是太急功近利即便能有和青霍叫嚣的本事也不应该如此着急。

这不过一伙儿的时间就落于下风节节败退,如果是心智成熟一些等自己修为在精进的话。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青云城的城主势必落败。

?

“受死吧!”青霍旋即看这龙天露出了破绽,举着手中的鞭就朝着他的胸腔上挥去,这一击他倾尽全力青霍相信足以叫他落败下来。

广州白斑疯医院
南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云浮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广州白癜病医院
南平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