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攀枝花资讯网 > 科技

虚实战纪 一百四十三、脆弱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8:08

虚实战纪 一百四十三、脆弱

然而即使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张龙潜还是抱有一丝期望,希望南宫飘能出现在学院中,能像往日那样温和的笑着伴于白露身旁,陪着那个单纯而冒失的少女,于两人的脸上绽开幸福的微笑。

但,却终是没有见到。

“难怪小露那么没精神……”

忍不住轻轻叹息,张龙潜低声喃喃道。

两人沉默的看着湖面,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开口。

过了一会儿,张龙潜轻声问道:“那……苍炎呢?”

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看着那样的张龙潜,季海云眼中掠过一丝近乎心疼的神色,随即苦笑着摇摇头,回答道:“还在法殿当中,到现在都没有脱离天魂盒。”

对这个回答并没有特别吃惊,张龙潜只是看着自己在湖中的倒影,微微垂下了眼帘:“我也还是……不能见他吗?”

季海云叹了口气:“你和他现在都是监管对象,连通讯都会受到限制,又怎么可能让你们见面呢?”

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唇,张龙潜又问道:“……他……会怎么样?”

“不好说。苍家对他的身份死不承认,只是一口咬定苍家的‘苍三公子’早就已经死了,因此现在法殿已确实的把他当做了‘异类’对待。眼下老爷子正在争取,看能不能说服法殿把苍三公子交给他来处理。”

“是吗……”

抬头看向远处,张龙潜忍不住长叹口气,随即沉吟了一下,问道:“海云,我……是不是连这些都会忘记?”

连他现在如此危险的处境,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虽然有些不忍,但季海云还是老实回答道:“恐怕是的。”

“那……我也会把你们所有人都遗忘吗?”

终于把这个在脑海中徘徊了无数次的问题问了出来,张龙潜的不安甚至已经渗透到了她的声音当中。

“不会是所有人,至少……你还会记得白露大小姐和周邈大小姐,应该也会记得左大少吧。你的记忆会从你知道‘道法界’,或者见识到‘法术’的那一部分开始消失。”

听见季海云的解释,张龙潜轻轻阖上了双眼。

也就是说,会从见到那个少年开始消失。

没有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火焰,没有保护着她的红莲,也没有总是会突然出现在身前,为她挡下攻击坚定守护她的身影。

只是想象一下这些画面的消失,她都几乎能看到自己的记忆当中会出现许多不自然的空白了。

然而到时候,恐怕连察觉这些空白的想法……都会消失得一干二净吧。

失去的部分终究会慢慢变成黑色,如同黑洞一般将她吞噬。

唇角溢出苦涩的笑容,张龙潜的眼角逐渐微微发热,她的心中无法抑制的一阵阵抽痛起来。

我的记忆……会变得很奇怪的吧?

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的等着最后的来临。

就像是等待死亡的人一样。

“苍鼎……真是残忍啊……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得干脆……”

把脸埋进掌心之中,张龙潜的声音细微而断断续续。

像是努力克制着不要流露出什么一样。

沉默的注视着那样的张龙潜,季海云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过了一会儿,张龙潜的声音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慢慢放下手,轻轻问道:“海云,我……还能有多少时间?”

“最多……一个月。”

就算是张寒光,也只能保证她一个月的平静,之后,便不得不着手取出五行剑,然后……

消除记忆。

“是吗,一个月……”看着平静无波的湖面,张龙潜缓缓出了口气,然后转头看向季海云,轻轻笑了。

“回去吧,没那么多时间给我慢慢感伤了,还有一些想做的事情呢

。”

看出那笑容有着几分勉强,季海云轻轻皱眉,禁不住脱口而出道:“你就这么想留在道法界吗?”

意料之外的问题让张龙潜愣了一下:“什么?”

似乎对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感到有些吃惊,季海云微微怔了一下便立即移开眼神,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再度说道:“遗忘这些,回去你原本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闻言张龙潜不由睁大了眼睛,然而看着季海云脸上复杂的神色,她却轻轻笑了:“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呢,如果是你的话,不是应该会说相反的话才对吗……”

不待张龙潜说完,季海云便伸手捉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把她拉向了自己,毫无准备的张龙潜一下就脚步不稳的跌入了季海云的怀中。

感觉自己立即就被温暖的臂膀紧紧抱住,张龙潜不由愣住了:“……海云?”

听见那呼唤自己的疑惑声音,季海云几乎下意识的加紧了手臂的力道,脸上,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离开吧……”眼中掠过痛苦的神色,季海云缓缓闭上了眼睛,“不要再回道法界来了,哪怕你忘记我们所有人都没关系,但千万……不要再踏入道法界了……”

施加于身上的力道是如此的小心,就像被当做什么珍贵的事物对待一般,而那明明就在耳边响起声音却是张龙潜从未听过的细微,里面的脆弱是如此明显,仿佛只要稍有不慎就会碎裂一般。

令人心疼。

从没有听过季海云这样的声音,张龙潜不由得一阵慌乱:“海云,你怎么了?”

眼中狠狠的挣扎了片刻,季海云终究还是慢慢放开张龙潜,苦笑了一下。

“没事,稍微有点……想到了别的东西……”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张龙潜,他脸上的笑容又变成了往日一般,还带了一些歉然:“抱歉大小姐,吓到你了吧?”

“这倒无所谓,你……真的没事吗?”并没有对季海云刚才的举动产生什么联想,张龙潜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季海云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他最终却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迎着张龙潜担忧的目光绽开一如既往的爽朗微笑,声音阳光而肯定。

“当然没事。”(未完待续。)

湘潭治疗早泄费用
抚顺治疗白癜风医院
牡丹江治疗早泄医院
湘潭治疗早泄医院
佛山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